小骚货逛商场|天津骚货李萌萌|顶级骚货芳芳的奇遇
业务邮箱
IzaoCFR2@mail.com
首页> 欧美可以看黄片的播放器

第191章道士的世

内容详情

第191章 道士的身世杨梦萍苦笑道:“其实这些事情我本来不想和你说的,因为你是间的人,两隔,根本无法参与到我们间的事情当中,我告诉了你,其实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我越听越着急,她要是一直不告诉我还好,我可能还不是很迫切地要知道这个秘密,可她现在一点一点地透给我这个秘密,我就特别着急地想要知道了。 我说:“你要是再这样掉我的胃口,以后你要再找我帮忙,我可绝对就不帮你了啊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不是说好了要把这个惊天大秘密告诉我吗” 杨梦萍很认真地说道:“你听好了。我要说的这个人就生活在你身边,所以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我之前想要告诉你,只是想让你能活得明白一点,别到头来稀里糊涂的,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仔细想了想,我身边的人,除了那个利用我帮助庄家人完成计划的小芸之外,不就还剩下道士和胖子了吗 难道正如面具大叔说的那样,道士有问题 杨梦萍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身边的那个道士,他是庄家人。” 道士是庄家人 听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怎么小芸是庄家人,道士也是庄家人啊 难道庄家人无孔不入我身边所有人都是庄家人 就算道士真的有问题,我也绝对不相信他是庄家人啊 我质疑道:“你没骗我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 杨梦萍说:“我就不知道你不会相信。如果你能轻易相信的话,这就不叫惊天大秘密了。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道士和庄家到底是什么亲属关系,但他一定是庄家人没错了,而且还和某个庄家重要人物是直系亲属关系。这些你迟早会相信的。”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信息的” 她说:“这你就不要多问了,我在两界混的时间也不短了,当然有我的消息渠道。反正我现在已经提醒你了,到时候你多注意就好了。” 我沉默了半晌,又问道:“那你刚才说的庄家的计划是什么” 她说:“计划很复杂,我也没全都清楚,只是知道一部分。但这些都是间的事情了,和你说了也没什么用,你就不要多问了,好好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我有些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既然间的事和我没有关系,那许多鬼魂为什么非要着我呢我又没招他们没惹他们,他们凭什么成天要死要活地跟着我啊” 她很平静地说道:“我只是善意地提醒你,如果你非要纠那些间的事情,你将与间有更多的集。间的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它会有它的处理方法,你参与其中,不但没有半点好处,还会引来很多麻烦。” 我还要再说些什么进行反驳,她就冲我摆了摆手,说:“不用再说了,天<死亡货车>快亮了,如果你不能赶在天亮之前把货车开会到货运站当中,恐怕你又要引来什么麻烦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已经五点多了,六点钟的时候天就要亮了。而这里距离货运站的距离又很远,真的是很考验技术的一段路程。 “那好,你多保重吧” 现在我觉得我和杨梦萍的关系闹得有些僵了,本来还以为我们这次交易成功之后关系会好很多,可没想到恰恰相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杨梦萍的性格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我也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告别之后,匆匆忙忙就走了。 在路上的时候我还在想,可能杨梦萍这么说也是为了我好,毕竟我的实力真的很有限,想要处理阴阳两界的事情,恐怕真的是力不从心, 不过,更让我震惊的还是道士的事情。 道士真的是庄家人吗 我决定无论如何,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找道士问个明白。 我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了,无论他说还是不说,我决定以后都要离他远一点了。 不光要离道士远一点,离胖子也要远一点,从此以后,我就不再与龙云市阴间这些事情来往了。 我下定了决心,把这一切都断的干干净净。 回到货运站之后,我把货车停好,又马不停蹄地奔着稻田村去了。 道士家里只有道士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呼噜呼噜”地睡觉,胖子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一把拽起了道士,直截了当地问他:“你到底是不是庄家人” 道士被我给问蒙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你刚才说谁是庄家人” 我说:“你是庄家人,对不对” 道士瞪大眼睛,盯着我看一会儿,笑道:“你小子该不会是疯了吧你听谁瞎说的还是你昨天晚上没睡好觉,今天刚一起来就大脑抽筋了” 我冷冷说道:“你就别装了,最好把一切事实都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就亲自去找杨荣,反正你们都是在给庄家人办事,没有什么区别。” 道士突然神色凝重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事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你什么,除了有些东西你知道了之后真的不好,我才不说的。” 我说:“没有什么好不好的,你有什么直说就行了。” 道士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纸里包不住火,该让你知道的,早晚都会让你知道。如果你要说我是庄家人,也能勉强说得过去。因为我的身世真的很复杂,有时候连我也搞不清楚了。” 我说:“你别给我这儿绕弯子,有什么说什么,千万别想糊弄我” 道士说:“我从小是个孤儿,这你也清楚。” 这个道士的确和我说过,胖子和他一样,也是个孤儿。 他继续说道:“我没有生父生母,但有一个养父,这个养父正是庄家人,而且还是一个你认识的人。” 我疑惑道:“我认识的人谁呀”